“说唱使国家堕落”俄多场说唱音乐会被取消普京如此回应

发布日期:2021-12-15 07:1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俄罗斯多场说唱演唱会被取消引起广大“说唱粉”不满,12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的文化艺术委员会会议上对此回应称:说唱音乐的三个根基是:性、毒品和抗议。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毒品,这使国家走向堕落。然而此事并非个例,就在我国,今年也对说唱界进行了一轮力度颇大的整顿,加上此次普大帝的表态,难道说唱音乐的寒冬就要到来了?

  相关报道的网友评论区里也是支持普京的声音居多,认为说唱音乐对年轻人的负面影响比较大,中国也存在此类问题,应当继续对说唱音乐持打压态度,那么,说唱音乐为什么遭到众多人的抵制呢?

  在国内,今年说唱音乐最大的事件当属PGONE事件(号称一个人毁了一种音乐),而之后被网友扒出的所谓“红花会”的歌曲中也不乏低俗内容,由此说唱音乐的负面形象开始展现在国人眼前,而除了“说唱粉”之外,基本上大部分网友对说唱音乐都持否定态度,那么综合普京此次的表述,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说唱音乐。

  2018年1月,国家广电总局广电总局发布了最严的禁令,明确规定电视节目中不得请用节目中纹身、嘻哈、亚文化(非主流文化)、喊麦说唱、丧文化(颓废文化)艺人。

  说唱音乐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黑人,当时黑人地位低下,多聚居于贫民区,所以说唱也被调侃为“贫民区音乐”。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白人说唱歌手的出现,说唱逐渐走出了贫民区,并发展为一种独立的流行音乐文化。但是不论如何发展,说唱音乐诞生的初衷,或者说是说唱的“核心内容”并没有改变,即“斥责”与“发泄”。这种表达方式已经成为了黑人文化的一部分,也是黑人用来捍卫自己尊严的武器。他们借此表达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发泄,同时也宣扬了自身存在的暴力性和危害性(别欺负我,我不好惹)。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唱乐中运用了大量的暴力词汇。

  而随着时代发展,虽然说唱已经走出了贫民区,且黑人也不再向上世纪那样受人欺凌,但是说唱的风格却没有变化,依旧是上世纪黑人的那套,而年轻人欲借说唱来彰显自我。说唱和其他所有的艺术形式一样,需要找到一个“卖点”,而世界在一点点变得越来越好,现在的说唱艺人们没办法像当年的黑人一样从自身经历中找到宣泄的理由,于是,为了博人眼球,他们往往会把那些明显与公序良俗相悖的内容作为切入口,而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普大帝所说的“性、毒品和抗议”,说白了,跟“标题党”一样,说唱需要制造出引人争议的噱头。常见狗狗价格大盘点